::: 藏品應用

蒐藏品應用作業

蒐藏品應用作業流程圖

蒐藏品取用

博物館蒐藏品在專業的保存維護之下,是受到百般的呵護以穩定的狀態保存著,不過,若是因為研究、展示、數位化之需,全面性修護處理,或是先期研究工作,或其他蒐藏管理與館務上之需要,將蒐藏品暫時從櫃架上的儲位下架,並且以蒐藏庫為範圍,來使用蒐藏品的工作,我們就稱為「蒐藏品取用作業」。

典藏庫房的儲位空間對於蒐藏品來說是最安全穩固的家,一旦當蒐藏品被移動了,是典藏管理工作上需要特別注意的:是何人要取用蒐藏品?取用多久的時間?蒐藏品的去向是哪裡?去到他處的安全性如何?作為甚麼樣用途?都是需要被藏品管理員所密切掌握,才能確保所有六萬餘件的臺史博蒐藏品質量無缺。

蒐藏品取用作業,是由典藏組的藏品管理員負責。取用作業則是透過詳盡描述蒐藏品使用目的、期間、方式及內容的「蒐藏品取用申請單」來申辦。而依照取用目的的不同,申請單陳核層級亦有不同。以蒐藏研究為目的之取用將呈核館長;而以蒐藏維護為目的,及其他館務上需要之取用,則交由典藏組組長核定。

若為館外人員申請取用時則需出具所屬單位公函。過程中典藏組將會就「使用方法之可行性」與「需提供之協助」等填寫意見,確保屆時取用人員針對蒐藏品的使用行為是符合規範與文物保護的要求。

取用過程中,蒐藏品的安全無損是典藏管理最重要的事項。因此,確認蒐藏品的狀況無異常是取用與歸還時的重點工作,取用人員除了須配合藏品管理員在選定之適當地點,依申請之取用目的與方式使用蒐藏品,並於取用完畢即刻將蒐藏品歸還之外,還必須在申請核准後第一次取用與最後一次歸還時,會同藏品管理員填寫「蒐藏品狀況檢核表」,紀錄取用前、後蒐藏品之狀況。同時還要在取用前、後於「蒐藏品取用紀錄」表上簽名,完整記錄蒐藏品在博物館中的生命歷程。取用作業固然使蒐藏品在博物館內延續它的生命旅程,繼續發揮物件的存在價值。然而,為確保蒐藏品之安全及保存,取用蒐藏品除需遵守「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入出蒐藏庫作業要點」外,還須注意下列管理規定:

  1. (一)過程中若將針對蒐藏品進行繪圖與拍照,需以研究目的為主。
  2. (二)取用人員若需對蒐藏品執行任何有關保存或修護的處理動作時,應諮詢典藏組並請求協助,未經允許不得擅自動手。持拿蒐藏品時,務必保持雙手乾淨或戴上適用的手套,並應以雙手持拿。
  3. (三)倘若有使用到臺史博蒐藏品所發表之研究,應於著作中說明資料來源。
  4. (四)館外申請使用臺史博尚未數位化的蒐藏品拍攝圖檔工作後,應將拍攝產製的成果如正片、數位化圖檔等交付臺史博,並無條件歸屬臺史博所有。館外申請單位拍攝之圖檔只限於當次申請目的利用,不屬於該次申請目的的利用項目,必須另案再次申請。
  5. (五)如果欲取用的蒐藏品為「一般古物」以上等級之文物,及蒐藏品狀況不佳者,且已存有申請者所需之文件、影像資料或複製品,應優先取用上述複製品,降低可能碰觸損害蒐藏品的風險。臺史博保留因氣候、文物維護與庫房整修等因素而臨時取消取用之權利。

蒐藏品借出

相較於蒐藏品取用是以蒐藏庫為使用範圍,若是將蒐藏品從儲位下架,且以蒐藏庫以外的區域為使用蒐藏品範圍的話,那麼我們就需要進行「蒐藏品借出作業」。

由於借出作業的環境與蒐藏庫是不同的,同時因為借出作業必定含括包裝運輸的工作環節,種種狀況都增加了蒐藏品暴露在較高風險的環境之下,因此我們必須以更謹慎小心的態度來做好事前的萬全準備,以降低每一個發生意外的可能。

同樣的,負責蒐藏品借出作業的承辦人為典藏組的藏品管理員。基於展示、教育、研究或其他事項需求的原因來辦理蒐藏品借出作業。在繁複的借出作業過程中除了各項工作的執行,因牽涉雙方的權利與義務,故制定一個周密的借出計畫書,可積極防範借出後所發生的任何受損,免於破壞借出交流的美意。

申請者應該在借出起始日前六至十二個月就提出申請,且先擬定借出計畫書草案,說明欲借出蒐藏品名稱、數量和使用環境條件,洽詢臺史博確定借出之可能,並於評估各項預計使用環境條件、防盜防火等安全因素後,再由借出單位出具借出計畫書。以借展為例,其內容須包括展覽名稱、辦理日期、展覽地點、辦理單位、展覽環境、展示方式、蒐藏品清單、計畫目的、展覽架構、展覽主題與內容、展品包裝運輸及保險、媒宣計劃。

蒐藏品一旦離開蒐藏庫房,縱然有萬般保護周全的層層工作環節,但面對外在環境的變動,實在難以百分之百的確定不會發生意外,這時候雙方就必須依賴保險來預做準備。因此借出申請經核定後,借出單位應依照借出核定內容辦理保險與點交事宜。若借出申請者為館外人士,則需簽訂借出契約,雙方各執一份。接著借出單位應對借出品辦理藝術品綜合保險;保險條款對於保險標的物之運送,應以「牆至牆(wall to wall)」模式為之。

蒐藏品移出蒐藏庫之前,典藏組將會同借出單位,根據借出清單所載,進行裝箱前的狀況確認、數量點交、安全運輸包裝與保險單核對等程序,經共同確認無誤後即封箱並加封條,由雙方於封條上簽認,才能離開蒐藏庫。若未辦妥上述的借出作業程序是不可以將蒐藏品借出的。

展場畫面

另外,也有幾個狀況是不允許蒐藏品借出的,如申請單位不能提供完整的保存環境或承諾館方所規定之條件、申請單位所處區域正遭受重大危難以及申請單位有借貸紀錄不良等。總而言之蒐藏品在借出過程中的安全保證對博物館而言是非常必要的。

當蒐藏品完成了在臺史博的借出作業程序,運輸到借出場地開始,借出單位即應善盡保管維護安全之責。借出單位應採取所有可能的預防措施以免借出品損害與遺失。倘若借出品產生損壞或遺失,應立即通知臺史博典藏組,借出單位並負完全之賠償及法律責任。使用場地與儲存場所之環境與維護,應依照國際博物館協會規定之標準或臺史博要求處理。過程中所有的保險費、包裝、組裝、運費及其他因借出作業所產生的費用則由借出單位負擔。

當借出時間結束,蒐藏品運輸回到臺史博後,必須依照當初的狀況紀錄表,雙方點驗人員開始核對是否有與借出時狀況不符的情形,若有損壞情況,則即刻拍照作紀錄,此外,無論狀況相符與否雙方皆須蓋章確認,才算完成歸還手續。後續再由藏品管理員將原先的掛牌掛上,並依據原始儲位復歸原處。

蒐藏品高階數位化工作

蒐藏品高階數位化工作

科技的發展讓我們對於蒐藏品的保存與應用有更多的可能性,其中數位化就是一項博物館廣泛運用的工具。數位化不僅能夠將蒐藏品的樣貌作最完整的紀錄提供保存維護上所需的資訊,也使得數位化完成後的蒐藏品資料,包含承載其上的資訊內容與外觀型態,更容易地運用在各種不同的呈現方式上。博物館蒐藏品資訊的分享與交流儼然成為另一種達成博物館目標不可或缺的策略工具。

近二、三十年來,數位科技的發展一日千里,也不斷地對博物館帶來新的衝擊。因此,如何利用此一影響全球人類生活以及知識體系的工具,營運未來的博物館文化知識,成為近年來博物館界的熱門課題。蒐藏品資料的數位化,正是此一波趨勢的基礎工作。

藉由資訊科技將文物數位化典藏,留下文化資源的長久記錄進行建檔、拍攝、數位化等工作,以文字、聲音、影像及視訊方式呈現,使館藏文物資源,得以透過網路,讓民眾及研究者整合性的查詢利用。

  • 臺史博從2003年起開始進行蒐藏品數位化工作,希望透過數位機制,降低蒐藏品借調取用次數以減低文物耗損的風險,提升館內外研究人員的蒐藏品應用率,並促使臺灣歷史文化的推廣教育工作。

    於2003~2007年陸續完成古地圖、古文書、老照片、美術類、電影及器物共3488件,並完成詮釋著錄1539件;2008年因應常設展所需文物挑選796件等,迄今共完成約8000筆蒐藏品數位化資料。

    數位化工作係追求數位圖檔、輸出稿及實體這三者由人眼所視趨近於相同,數位化之過程無論硬體設備、拍攝環境、人員與作業流程,均須符合標準作業流程,影像後製色彩管理校正、制定轉換統一規格,確保藏品數位化穩定的品質。

    藏品影像資料使用常涉及版權問題,因此臺史博將藏品影像及密切關聯的使用權利與使用申請業務獨立,由專人負責處理。

因典藏單位雖然對蒐藏品擁有物權,但並非擁有所有權利,倘若該蒐藏品尚在著作財產權保護期間,要加值或重製時,得需徵得著作財產權人的同意。因此未來要釐清臺史博蒐藏品的權利義務關係,「數位資料權利盤點」將是另一個需要努力的課題。

蒐藏品數位資料加值應用

當我們取得蒐藏品的影像資料之後,就可進行無限開闊的各項加值應用,除了傳統的原始樣貌應用,如出版圖錄、數位博物館與展示圖樣,還包括添加入創意元素的新形態應用,如文創商品開發。如此應用蒐藏品數位化的成果,不只使世人能普及化的欣賞蒐藏品的美學價值,也使全民美術教育的推廣更具意義,並隨著知識經濟的潮流,將此素材作為發展數位內容與文化創意產業的主體,形塑文化創意產業的經濟價值。蒐藏品不再像以前只能固守在深宮大院的典藏庫房,經過了加值應用的程序,即能以多樣與嶄新的面貌來啟發世人,繼續發揮蒐藏品存在的價值。

臺史博圖像影音資料授權的定位是為了推廣為主,因此希望將這些數位資料盡量流通,期望這些數位資料能多被應用作為臺灣歷史的研究、展示及教育等目的,讓更多大眾能更認識並了解這些數位化資料,進而善加利用它們。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品圖像影音資料使用收費標準」於96年3月1日發布後,已陸續接受各政府機關、出版社及個人的申請使用。申請者為公家機關、學校、學術團體、私人公司、個人以及館內同仁等,使用目的大致可分為展示、研究、出版、教學、研討會、設計等用途。

最後更新日期: 2020/08/20 18:04
TOP